杭州广告公司

联系电话:153-0656-8632

杭州龙冠广告策划有限公司·全案策划·品牌策划·营销策划·广告设计·画册设计·宣传片摄制

低碳既是机遇也是陷阱

作者:米尔顿.科特勒 编辑:www.hzadv.com来源:龙冠策划

 

米尔顿.科特勒接受时代周刊记者专访的提问:
记者:中国经济过去20多年的增长,主要是依赖于对发达国家消费品出口的增长所带动的加工业及物流业的增长。目前国际金融危机已动摇了该公式,如今这种出口下降趋势会持续很长时间,结果是伴随着出口下降的生产和物流产业过剩。你对中国政府有何建议?
米尔顿.科特勒:中国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在这种容量过剩的基础上正在增加更多的容量,尽管未来预测呈下降趋势。目前主要发起了三大财政政策来拉动内需:一是通过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来提高就业和增加收入。二是直接鼓励消费者和零售商,如减税、信贷和补贴等。三是调拨资金来建立一个由医疗、失业津贴和养老保险组成的社会保障系统正在进行。
到目前为止,国内消费增长一直不大。在节约的文化面前,消费补贴收效甚微,一个社会保障体系反而加强了储蓄的价值。德国在19世纪制定了欧洲最早的社会保障体系,到今天仍拥有欧洲最高的储蓄率。单是财政政策是不够的,并不能改变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养成的爱储蓄、惧消费的习惯。必须通过具有说服力的公司市场营销活动,协同鼓励消费的财政政策一起来打破。
目前的核心之一就是储蓄瓶颈。消费不仅仅是购买更多的商品,它是一种超越了为满足立刻的所需和乐趣而购买商品和服务的文化倾向。这些消费行为能为消费者带来喜悦和满足个人愿望的信心。政府必须支持它,还应通过监管限制其固有的势头,以达到个人收入和债务之间可持续的平衡点。
记者:若中国要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内部消费需求,将需削减一半的个人储蓄率,将几万亿元人民币转变成国内需求。它必须发明自己强大的营销方式并赋予足够的监管控制,以防止由储蓄蒸发和债务爆炸引发的美国2007年那样的次贷危机。对此你有何建议?
米尔顿.科特勒:这可以借用市场营销的力量,改变习惯建立在一个复杂的营销管理体系之上。市场营销需要政府积极的支持。为了大幅度地拉动内需,政府需要收集官方的家庭人口普查数据并提供给中介机构去分析、组织和出售给与消费品相关的企业。要扩大信用卡的发行,并授权银行和保险机制,以处理信用卡交易和管理违约风险;需要支持一个能进行身份验证购买的平台。
中国支持市场营销的路径必须注意,在中国的外国公司知道如何投放市场,并有足够的财力来渗透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中国企业的营销组织现阶段暂时无法与它们的经验相比,如果中国希望自己的企业在消费利润的增长中获利,就必须支持中国企业的营销组织建设品牌,推广和分销的能力。
达到一定规模的消费和吸收长期的出口下降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它需要一种文化的飞跃:关注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产品。对社会市场经济的中国来说,人们应该享受现在的生活而不是为未来感到恐慌。
远离低碳交易
记者:备受全球关注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已经结束。气候变化这个问题的特点之一就是其不公平性—排放最少的贫困人口却会受到气候变化的最大影响。对此你怎么看?
米尔顿.科特勒:哥本哈根会议主要是为了解决全球气候问题。全球经济增长是否加速环境恶化,目前无法界定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是否与低碳经济相违背。
中国先要把自己门前的雪扫干净,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好。目前的着眼点主要是治理环境,限制污染型企业和低效率企业的发展。尤其注意的是要警惕低碳交易,不要陷入美国华尔街金融人士设置的低碳陷阱。金融从业人员不断制造新的危险吓唬大家,借此设计新的金融产品赚钱。
低碳和气候变化需要关注,但不要陷入夸大的境地。其实该问题和过去很多议题一样,不过是各国政府借此在勾兑关系。表面上达成了很多协议,其实很多是政治手段,并未就低碳和减排问题达成实质的协议,还存在很多斗争。
低碳最核心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受害者没有出声。二是目前所有的解决方案都是政府补贴,没有实际的经济利益。没有经济利益促进,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不要相信美国的宣传,要怀疑自己看到的一切。
记者:最近中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全球广告,来提高“中国制造”的国际形象,你怎么看这一营销事件?如何构建“中国制造”的核心价值?如何看待家电下乡、人民币升值和国际化问题?
米尔顿.科特勒:中国政府推出“中国制造”广告,对中国制造业是有促进作用。但需注意的是美国消费者对中国产品的安全性没有信心,广告要突出质量和安全性,品牌形象和定位对此的重要作用。
中国明年若依然按照现有的经济促进计划,明年产生的消费最多增长1.2倍,促进作用有限。家电下乡对农民虽是个好事情,但真正促进消费是如何让有钱人消费,如何让城镇的3亿-4亿中等收入人群消费。政府要出台直接政策,可对信用卡产生的利息、税后直接补贴或减免,这是刺激消费最有效的措施。
可以像美国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样,将消费者的信用卡信贷利息从个人所得税中扣除。现今很多西方政府使用过类似的工具,中国可以借鉴。政府必须支持企业营销的基础设施建设,政府的政策会带来消费者的信心,给企业带来投入和研发的信心。
只要中国外向型政策不改变,人民币升值压力就会存在。长远看来会出现新兴的亚洲储备货币,但美元作为主要货币不会终结,美元不会迅速地贬值。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美元若继续通过贬值来生存的话,可能20年后就会让位于人民币。美国有些州政府已破产,联邦政府也出现危机,大量货币会流向中国,中国正逐渐成为全球货币的安全港。
应对贸易保护
记者: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把中国市场作为全球重点市场,但在中国发展并不顺利,主要原因是什么?中国金融和能源企业的国际投资和并购之路也屡遭挫折,原因何在?
米尔顿.科特勒:相比跨国公司,我更关心如何帮助中国企业成长,跨国公司在中国已挣不少钱了。我建议中国政府应对美国实行贸易保护,出台相应的政策,支持中国人购买国货,而不去购买国外产品。中国目前主要对进口产品加关税,但目前进口量不多,处罚力度不大。有效的措施是对跨国公司在中国生产的产品征收相应的惩罚性关税。这样跨国公司才会对本国政府施加压力。中国政府要出台相应的政策予以支持。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非商业因素。
记者:你已经74岁了,还经常在全球尤其是中国东奔西走传播营销理念,是什么理念支撑着你?对中国企业有何建议?迪拜危机对中国有何影响?对中国企业的发展有何建议?
米尔顿.科特勒:帮助别人致富的工作让我长寿,如果光为自己致富,可能10年前就去世了。从父亲那里我学到很多商业的原则。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永远记得最重要的人是客户,有没有给自己的客户创造价值,是每个企业家生存的唯一理由。
迪拜危机对中国的主要影响,在于中东、日本和中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购买和持有者。现在中东的美元和信心被榨干,中国承担的购买美国国债的压力就增大。
现在全世界都希望中国更负责,但我认为,中国如何稳定发展比拯救世界更重要,中国稳定100年,将是对世界经济作出的最大贡献。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美国会见我时曾说,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经济体不断壮大。发达国家要改变过去形成的坏习惯,西方要不断解决这种坏习惯造成的错误。
 

 


 
【收藏本文】 本文被阅读【1392】次